<strike id="39797"></strike><th id="39797"><video id="39797"></video></th>
<cite id="39797"></cite><cite id="39797"></cite>
<ins id="39797"></ins><var id="39797"><del id="39797"><th id="39797"></th></del></var><progress id="39797"></progress>
<cite id="39797"><i id="39797"><address id="39797"></address></i></cite>
<ins id="39797"></ins>
<progress id="39797"></progress>
<listing id="39797"></listing>
<cite id="39797"><del id="39797"></del></cite>
<address id="39797"></address>
<ins id="39797"><i id="39797"><address id="39797"></address></i></ins>
首页  > 工作动态 > 国际合作

反腐败需要国际间通力合作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38469;?#38388;:2019-04-29 09:00

  4月26日,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郑重提出“坚持一切合作都在阳光下运作,共同以零容忍态度打击腐败?#20445;?#24471;到与会各国的热烈响应。让廉洁成为“一带一路”的底色,让反腐败国际合作为“一带一路?#21271;?#39550;护航成为沿线国家的共同期盼。

  反腐败合作理念——深入人心的国际共识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资金、人员流动便利化,跨国(境)腐败越来越猖?#20445;?#33104;败问题不再是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的问题,而是成为了人类社会的公害和痼疾。有的政府官员携款外逃,甚至境内办事境外收钱,企图利用国际网络掩饰腐败行为。有的跨国公司片面追求利润,金钱开道,腐化腐蚀当地官?#20445;?#20005;重恶化投资地廉洁环境。据国际货?#19968;?#37329;组织2016年?#28010;悖?#27599;年全球各地腐败造成经济损失高达1.5万亿-2万亿美元,约占全球GDP的2%。

  2003年,第58届联大审议通过《联合国反腐败公约?#32602;?#19987;章规定反腐败国际合作和资产返还。目前,公约缔约国达到184个,这是第一个全球性反腐败公约,标志着反腐败国际合作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性义务。

  21世纪以来,腐败问题越来越多地与国家外交、战略安全、海外经济等议题挂钩,反腐败被提升至构建国家间政治与外交关系的战略高度,成为国家间首脑外交和对外战略的重要内容。2016年,英国主办反腐败国际峰会,反腐败首次单独成为领导人峰会的唯一议题。联合国大会、二十国集团峰会、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等重要国际会议,都把反腐败列为重要议题,把加强反腐败合作列为重要议程,写入成果文件。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发布《北京反腐败宣言?#32602;?#36825;是第一个以追逃追赃为合作重点的国际反腐败宣言。2016年,二十国集团发布《反腐败追逃追赃高?#23545;?#21017;?#32602;?#35201;求各成员经济体相互为反腐败工作提供最大限度的便利。

  2018年5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联合国当务之急是实现2030年可?#20013;?#21457;展议程,其中,刑事司法领域最重要的是反腐败。根据《2030年可?#20013;?#21457;展议程?#32602;?#21508;国到2030年要大幅度减少非法资金流动,大幅度减少一?#34892;问?#30340;腐败和贿赂。要实现这一目标,携手打击腐败是国际社会的共同选择,二十国集团等国际组织已把反腐败作为实现2030年可?#20013;?#21457;展目标的重要内容。

  经济方面,反腐败合作日益嵌入国家间经贸关系。2018年10月,《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首次正式把反腐败纳入多边贸易协定,规定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反腐败执法机构之间应开展国际合作和信息交换。当前,国际标准组织《反贿赂合规国际标准?#32602;↖SO37001)已生效,这是第一个全球反贿赂国际体?#24403;?#20934;,这意味着反贿赂成为国际贸易的?#38469;?#26631;准之一。此外,经合组织、世界银行、国际商会、国际律师协会等国际组织也大力推动商业领域反腐败,共同制定《反贿赂道德合规商业手册?#32602;?#20026;企业提供反贿赂合规指导。

  反腐败合作机制——越来越多的国别?#23548;?/strong>

  2014年,我国担任亚太经合组织反腐败工作组主席期间,推动设立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24179;?#20122;太地区追逃追赃务实合作。2014年12月和2018年3月,中方分别在北京和泰国主办追逃追赃培训班,为各国反腐败、司法、执法人员提供引渡、调查取证、追赃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平台。在二十国集团框架下,二十国集团反腐败工作组建立了拒绝腐败分子入境机制,各国相互核查、通报身份可疑和资金来源可疑的签证或入籍申请人员。

  美国政府于2003年组建由国务院、司法部、国土安全部、移民和海关执法局等部门参与的特别行动小组,在国家层面推动腐败资产追缴方面的国际合作。2008年,美国联邦调查局组建国际腐败调查处,负责协调国内执法部门与国外反腐败相关机构开展合作。国际腐败调查处设有联合行动中?#27169;?#36127;责统一协调行动和实时分享情报信息,每年调查海外涉腐案件约300起,年均办结国外司法协助请求超过100件。

  英国在合并大?#38469;?#35686;察厅犯罪收益处、伦敦市警察局反海外腐败处职能基础上,于2015年成立国际反腐败处,负责追缴国际腐败犯罪收益和开展国际腐败案件调查。英国成立国际反腐败处的主要背景是国际腐败案件调查困难重重。2006年至2015年,英国调查超过150宗海外腐败案件,但最终只有27人和1家公司被起诉。

  加拿大皇家骑警于2008年组建国际腐败调查处,下设2个行动小组,主要调查加拿大人贿赂外国官员、外国人贿赂加拿大官员以及外国官员在加洗钱犯罪。国际腐败调查处还与加司法部国际协助处合作,优先处理涉腐类的司法互助请求。加拿大外交部要求驻外使领馆积极配合查处涉外腐败案件,司法部、国际开发署、税务局、检察机关等相关部门也?#36861;?#20986;台配套措施。

  印尼反腐败委员会设有资产追查与返还小组,与美国联邦调查局、英国严重欺诈调查办公室、澳大利亚总检察长办公室等20余家外国反腐败机构签署了合作协议,参加了30余种反腐败国际合作机制。

  尼日利亚布哈里总?#25104;?#20219;后,成立副总统牵头的追赃委员会。2017年12月,瑞士向尼日利亚返还尼前领导人阿巴查窃取的3.21亿美元资产,这是尼日利亚布哈里政府从海外追回的一?#39318;?#22823;金额腐败资产,也是阿巴查家族在瑞士的最大一笔腐败赃款。此前,尼日利亚已?#29992;?#22269;、英国、瑞士、卢森堡等国追缴阿巴查家族赃款约12亿美元。

  2018年,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设立正部级的海外追赃办公室,主要负责调查案件以及预防资产外流和追缴海外资产,成员单位包括联邦调查局、国家问责局、联邦税收委员会、国家银行等强力部门。

  反腐败个案合作——日益流行的执法趋势

  跨国腐败案件涉及国内国外反腐败、外交、警务、检察、法院、反洗钱等多个部门,决不是任何一家单位单独可以应对。为此,各国?#36861;?#21152;强反腐败国际执法合作,共同打击各类跨国腐败犯罪。

  中国成立中央追逃办后,启动“天网”行动,在逃往国协助下对外逃腐败分子开展集中追逃追赃。2014年至2019年3月,先后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5575人,追回赃款137亿元人民币,“百名红通人员?#24065;?#21040;案56人。其中,2018年,中国追回逃犯1335人,追缴赃款35亿多元人民币。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案件中,通过与中国香港、美国、加拿大历时17年的合作,成功使主犯许超凡、余振东被遣返,追缴赃款超过20亿元人民币。在吉林通化金马药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闫永明案件中,通过国际执法合作,我国和新西兰两国法院均判闫永明有罪,追缴赃款超过2亿元人民币,实现了“人赃俱获、罪罚兼备”。

  2017年以来,为迅速查处海外贿赂案件,美国越来越多地与外国开展联合执法行动,与提供协助的外国执法机构分享罚金,调动全球资源打击海外腐败行为。2017年,淡马锡旗下吉宝公司因贿赂巴西石油公司等国有企业官?#20445;?#34987;美国、新加坡、巴西联合调查。吉宝公司同意向三国缴纳4.22亿美元罚金,其中,3.17亿美元归巴西和新加坡政府。2018年9月,巴西石油公司因在美国、巴西、新加坡、日本等国行贿行为,被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处以17.8亿美元巨额罚款,包括司法部刑?#36335;?#37329;8.532亿美元和证券交易委员会行政罚款9.335亿美元。在美国调查过程中,巴西启动刑事调查对巴西石油公司多名高管提起公诉。最后,美国司法部将刑?#36335;?#37329;的80%(约6.8亿美元)返还给巴西。

  国际组织层面,世界银行与亚洲发?#25346;?#34892;、非洲发?#25346;?#34892;集团、?#20998;?#22797;兴开发银行、美洲开发银行集团等多边开发银行签署了《共同实施制裁决议的协议?#32602;?#19968;家单位被制裁,其母公司、子公司等关联企业都将被纳入制裁范围,不论其是否直接参与被制裁的不当行为。1999年以来,世界银行对913家企业和个人进行制裁,取消338家企业参与世界银行资助项目的资格。(特约记者 冉刚 辛美庆 || 责任编辑 赵国利)

钱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