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39797"></strike><th id="39797"><video id="39797"></video></th>
<cite id="39797"></cite><cite id="39797"></cite>
<ins id="39797"></ins><var id="39797"><del id="39797"><th id="39797"></th></del></var><progress id="39797"></progress>
<cite id="39797"><i id="39797"><address id="39797"></address></i></cite>
<ins id="39797"></ins>
<progress id="39797"></progress>
<listing id="39797"></listing>
<cite id="39797"><del id="39797"></del></cite>
<address id="39797"></address>
<ins id="39797"><i id="39797"><address id="39797"></address></i></ins>
“要通過改革創新,不斷增強思政課的思想性、理論性、親和力和針對性,把思政課辦得越來越好。”3月18日召開的學校思政課教師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對思政課提出明確要求。思政課關系到培養什么樣的人、如何培養人以及為誰培養人這個根本問題。怎樣達到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的效果,讓思政課“活”起來,“火”起來?來看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如何在教室內外打造新時代的思政課——

今天,北大清華如何講思政課

   “思政課不是單一講述,要讓學生直面困惑,再去解惑”

  在清華大學每學期的“選課大戰”中,學生往往會把手里唯一一個“第一志愿”投給他們最想選也最難選到的課程;而李蕉老師的“中國近現代史綱要”課即使填報“第一志愿”,也很難選到。

  在這門“極難選”的思政課上,學生所面對的挑戰比肩專業課:一學期的基本閱讀量大約是300頁,如果想要拿高分,往往需要配合小組主題進行7本書左右的擴展閱讀。

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李蕉在講授“中國近現代史綱要”一課

  更高的挑戰度,帶來了更強的收獲感。“革命為什么曾經會失敗?國民黨為何占得先機卻未得善果?農民究竟為什么會支持中國共產黨?怎樣如實地看待新中國的光輝成就……”通過小班討論和大班評述,同學們將道理越辯越明。

  “這門思政課絕對不‘水’,是一門響當當的‘硬’課。”來上課的大一新生這樣評價。課堂上,同學們可以看到諸多鮮活的一手檔案,如清末江浙的“人口調查”公文、民初國會的議員背景明細、五四檔案、1936 年日軍繪制的“中國物資流動圖”;也可以讀到多元立體的二手文獻,如對鴉片戰爭的研究、對巴黎和會的探究、對陜甘寧根據地研究的國內外進展,以及 50年代中蘇關系等。當學界各方觀點和最新理論成果被客觀呈現在眼前,學生經過討論、思考和分析,對“大道理”的“信”也變成了“真信”。

  在信息時代,教師和書本不再是知識的唯一權威來源,海量的信息對思想政治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李蕉認為,只有通過“以理服人”,引導學生自主學習,掌握篩選辨別、加工處理信息的方法,思想政治教育才能真正落地,有所實效。

  她把中國近現代史分為兩大板塊,前一個板塊是沒有中國共產黨的部分,后一個板塊是有中國共產黨的部分,即“實驗組”和“對照組”,兩個板塊之間呈現相互比較的關系。在板塊內部,后一節課與前一節課之間,不僅是按照時間推進的“紀錄片”,而且是以理論支撐、以邏輯推演的“推理劇”。從第一周開始,老師的講授與學生的閱讀、研討和報告便交織前進,層層深入,最后學生如拼圖一般拼出一部完整的中國近現代史。

  “歷史是復雜的,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夠帶領中國人民走上現代化的民族復興道路,并非簡單邏輯可以解釋。”在講解帝國主義國家對中國進行殖民掠奪的“大歷史”時,李蕉以近代海關作為“小歷史”,詳細呈現被英國所控制的海關部門,通過哪些手法侵吞中國的國家利益,從而實現其經濟掠奪的目標。由此,同學們逐漸理解了帝國主義的經濟掠奪為中國帶來的災難性后果,也明白了中國共產黨堅決反對帝國主義的根本緣由。

  “只有堅持內容為王,讓形式服務于內容,思政課才能真正承擔其價值傳遞的重要作用,才能讓學生真正理解和認同中國共產黨與中國道路的歷史與現實,從而深刻理解歷史和人民是怎樣選擇了馬克思主義,選擇了中國共產黨,選擇了社會主義道路,選擇了改革開放。”李蕉表示。

  思政課的課堂不是單一的“講述”,還要讓學生直面困惑,再去“解惑”。“掉進去是挫折,爬出來是成長”,李蕉說,這個“爬出來”的過程,即是“學習”的過程。即使老師的學術淵博,在課堂上針砭時弊、深入淺出,但是其研究也無法代替學生自己的收獲。所以,要讓學生遇到困難,直至百思不得其解時,再開始“授業”和“解惑”;如果“太快”告知答案或方法,老師實際上剝奪了他們“掉到溝里面”的“權利”,學生的學習便不會深刻。

  為了關注個體、加強反饋,李蕉招募成立了助教團隊,在一個學期之內,利用課外時間與超過 200 名學生開討論會、做讀書沙龍,及時解答大家學習中的疑惑,關注學習的全過程。每一年的“中國近現代史綱要”課都有知識層面的更新和課堂設計的改進。這種“年年升級”的課堂使曾經上過課的學生主動請纓加入下一年的助教團隊,為“課堂改革”出謀劃策。

  “沒想到在專業課上有過昏昏欲睡的我,卻從不愿缺席‘中國近現代史綱要’課;沒想到期末 3000字的讀書筆記,我會寫到 8000 字;沒想到我會給老師發郵件,請求補上思政總結課。”有學生在朋友圈如是寫到。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中的關鍵詞,都是自帶流量的理論熱點”

  “原來思政課可以這樣上!”

  3月25日,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與學校黨委宣傳部、北京大學電視臺合作推出思政課視頻系列節目“思政熱點面對面”,每期圍繞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中的一個關鍵詞,師生共同討論,直擊理論熱點。

  

北京大學對話類思政課視頻節目“思政熱點面對面”錄制現場

  “以人民為中心與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兩個‘中心’沖突嗎?”“中國夢與美國夢有何區別?”“如何理解和看待法律中不合情理的部分”……節目中探討的一些理論和現實問題,在高校思政課教師微信群里引發熱烈討論,有的還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問題。“把抽象的理論從書本中拽了出來,融入到了現實中。”一些參與課程錄制的同學表示,這種形式的學習解答了實際生活中的疑惑,解決了傳統的思政課相對枯燥,有時甚至與實踐脫節的問題。

  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陳培永作為策劃者和參與老師,一直認同“學生為本、重在育人、內容為王、問題導向、創新形式”的思政課主張。“對于選題,就是要探討大家普遍關注的話題。”陳培永表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中的一些核心關鍵詞,比如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以人民為中心、人類命運共同體、全面從嚴治黨等,都是“自帶流量”的理論熱點,每一個關鍵詞的相關內容,都有值得深入思考的地方。“我們就探討這些話題,每集探討一個,把問題講出來,把觀點亮出來,更大程度增進社會共識和啟發理論思考。”

  “如何讓車主維權不難?”“金融服務費是否合理?”“正常維權渠道有哪些?”在4月16日的選題策劃會上,同學們針對近期輿論熱議的西安奔馳車主維權一事,展開了多角度的思考和追問。

北京大學師生在“思政熱點面對面”節目錄制前進行選題策劃討論

  “每期節目在錄制之前,我們都會面向北大在校學生進行問題收集,讓大家把自己心中困惑的問題寫出來,作為節目的素材問題,然后再根據熱度從中選擇。同時讓北大學生作為主持人,從學生想聽的問題出發,鼓勵大膽地問,善于追問,接著問、深入問。”據北京大學電視臺主編陳波介紹,學生提出的一些問題相當犀利,比如“先富是否還能帶動后富、實現共同富裕?”“憲法的不斷完善和調整會不會使依法治國失去參照?”“中國夢是不是擴張夢、霸權夢?”“協商民主會否淪為‘花瓶’”等。

  “上好思想政治理論課是一個永遠在路上的過程,要因事而化、因時而進、因勢而新”

  在很多人看來,熱點話題誰都可以講幾句,甚至高談闊論,但講出新意難,講得有吸引力難。“關鍵還是要靠深厚的理論支撐,要透過社會的現象、文字的表象挖掘闡釋其內在的思想、背后的哲理,只在現象的層面上談論是講不出新意的,也不會有吸引力。”陳培永認為。

  在談論熱點話題時,陳培永遵循“大問題小講、小問題大講”的原則。例如,有同學問“我們國家拿出600億對外援助,這么多錢來解決我們自己的民生問題不行嗎?”他就開始從一個家庭的開支分為幾部分講起,“大問題小講”;有同學談到“那么多共享單車造成資源浪費,是否與美麗中國理念相悖”,他要講的則是生態環境與科技發展、經濟發展的關系問題,“小問題大講”。

  有的時候還要學會“懟”。“有同學問,為什么有國外媒體會堅信國強必霸,人類命運共同體要搞霸權主義。我第一句話就是,那是因為他們這樣干過,他們打出一些冠冕堂皇的口號來推崇霸權,也認為別的國家都會這樣。”陳培永說。

  “理論是對時代課題的回應、是對現實問題的解答。講現實必須有歷史的觀點。”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黨委書記孫蚌珠表示,在該思政課參與過程中,有學生問“我們為什么強調走‘獨特’的路,而不走發達國家的路?”這就需要講清楚我們黨在推進革命、建設、改革的進程中,是怎樣經過反復比較和總結,歷史地選擇了馬克思主義、選擇了社會主義道路的;是怎樣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際和時代特征結合起來,獨立自主走自己的路的;是怎樣歷經千辛萬苦、付出各種代價,開創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讓他們從歷史和現實真正懂得,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

  還有很多現實問題,如腐敗問題、基層治理能力問題、社會保障問題、收入差距問題等等,不回避,引導學生客觀全面地看待這些問題,分析問題產生的原因,探討解決問題的路徑,會增強他們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馬克思主義學院2017級博士研究生張宇晶說,很多授課老師在這個平臺上不再局限于“傳道”,而是真正做到了“授業”和“解惑”。與傳統課堂形式比,這次的課程可以說是“以短小精悍、只說干貨的特點‘聲入人心’”。

  “上好思想政治理論課是一個永遠在路上的過程,要因事而化、因時而進、因勢而新,遵循思想政治工作規律,遵循教書育人規律,遵循學生成長規律。”孫蚌珠表示:“最根本的是牢記我們的使命和責任,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努力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楊文佳)

視頻
思政課.jpg
專訪

 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 孫代堯

  1.如何深刻認識辦好思政理論課的重大意義?

  3·18座談會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提議、親自主持召開的與一線教師特別是思政課教師的座談會,這在我們黨的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座談會上,總書記用了“千秋偉業”、“關鍵課程”、“不可替代”等關鍵詞來概括辦好思政理論課的重大意義。總書記特別強調,辦好思政課站位要高、視野要廣。要放在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中國處于實現“兩個百年”目標關鍵時期的大視野中來審視,要放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這一千秋偉業的偉大進程中來思考。我們培養人的目標要明確和堅定,就是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這個定位不能模糊。思政課是培根鑄魂,引導青少年走正路的關鍵課程,作用不可替代。思政課只能加強,不能削弱,而且必須提升水平。

  習近平總書記對當前思政課建設面臨的現狀有十分清楚的認識。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斗爭復雜尖銳,學校是前沿之地,不是象牙塔或桃花源。一些高校還存在思政課隊伍短缺、學校重視程度不夠、唯西方馬首是瞻的學術評價體系等問題,甚至出現思政教育非學術、無學術等錯誤觀點。因此必須采取切實措施加強思政課建設,推動形成全黨全社會努力辦好思政課、教師認真講好思政課、學生積極學好思政課的良好氛圍。

  2.怎樣理解“辦好思想政治理論課關鍵在教師”?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新時代思政課教師的“六個素質”或“六條要求”。第一是政治要強,讓有信仰的人講信仰,只有自己相信,才能講得有底氣,才能讓學生真信真懂;如果教師自己都是疑惑的,就不能釋疑解惑。第二是情懷要深,要有家國情懷,心里裝著國家和民族。第三是思維要新,善于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教學中可以批評不良現象,更要引導學生正面思考,要辯證地看,哪些是“樹木”,哪些是“森林”。第四是視野要廣,要有知識視野、國際視野、歷史視野。第五是自律要嚴,向學生傳遞正能量。第六是人格要正。這六條,進一步明確了思政課好老師的標準。

  3.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新時代思政課改革創新的“八個統一”中,第一個就是“政治性和學理性相統一”。對此如何理解?

  講好思政課,政治性和思想性是前提,學理性是關鍵。思政課作為馬克思主義理論課,要向學生傳授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頭腦,為學生成長奠定科學的思想基礎。經典馬克思主義和中國馬克思主義都是具有很強學理性和系統性的科學思想體系,要講好馬克思主義理論課,講出馬克思主義的思想魅力,既要求教師“政治要強”,又要求教師“本領要硬”,兼具政治素質和理論素養。習近平總書記在座談會上講到,思政課的術、學、道,不亞于任何一門哲學社會科學課程,對教師的要求非常高。

  大學生經過中學階段的“思想政治課”和大學階段的學習,已經具備一定的相關知識儲備,如果大學的思政理論課仍然只是復述已有的文件內容和結論,沒有新的知識支撐,學理性貧乏,就既不能使學生“解渴”,還會給學生造成一種錯覺,那就是自己的專業是學術,其它社會思潮也是學術,而思想政治理論是“非學術的政治”。思政理論課應該像總書記說的那樣,“以透徹的學理分析回應學生,以徹底的思想理論說服學生,用真理的強大力量引導學生”,通過“以學理講政治”,達到政治性和學理性的統一,使青年學生樹立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信心、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自信。

  4.如何有針對性地講好思政課,正面回應學生們對理論和現實問題的關注?

  思政課堂上,學生會提出一些有疑惑的、甚至尖銳的問題,講好思政課不容易。思政課教師自律要嚴,不意味著不能講問題。教師不能回避問題、繞著問題走,更不能批評學生提出問題,否則就會出現教師自說自話、無的放矢,教學效果會大打折扣,甚至傷害學生學習的積極性。

  2017年5月,我作為教育部高校思政課教指委委員,到東北、河北十幾家高校聽思政課。在一個講授“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的課堂上,教師講到我們要把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統一起來,學生們在討論中提出,共產主義離我們很遠,我們現在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一個這么遠,一個這么近,怎樣理解兩者是統一的?討論結束后,我和學生們講了我的理解。我舉了一例子,田徑比賽中有4×100米接力賽,跑好“接力賽”,既不能“搶跑”;也不能“后退”;更不能“掉棒”。體育比賽有接力賽,歷史也有“接力賽”。實現共產主義就是一代又一代人的“接力賽”,是由一個一個階段性目標逐步達成的歷史過程。跑好歷史“接力賽”,我們既不能“搶跑”,搞超越歷史發展階段的“冒進”;也不能“后退”,回到僵化封閉的老路;更不能“掉棒”,像戈爾巴喬夫那樣對共產主義前途喪失信心而走改旗易幟的死路。在歷史“接力棒”的交替傳遞過程中,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為實現共產主義遠大理想所進行的實實在在的努力。所以說共產主義既是未來的理想,又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這樣學生就比較能理解了。

  在思政課堂上,學生們會提出很多這樣的問題,需要我們老師從學理上,從歷史邏輯和理論邏輯中把道理講明白、講清楚。

  5.怎樣增強思政課的親和力?

  親和力并不意味著以偏離思政課內容的教學形式來迎和、取悅學生,使思政課娛樂化、媚俗化,而是要求教師用學生聽得懂、聽得進去的話語講清楚理論和道理,和學生形成情感交流和互動。

  比如,習近平總書記在講文明交流、文明互鑒、文明共存對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性時,講過一句很有文采的話:縱觀人類歷史,把人們隔離開來的往往不是千山萬水,而是認知上的隔膜。為了幫助學生理解,我在講課中用了中國文化的一句經典: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牽手。這個“緣”就是認知。如果不尊重世界文明多樣性,不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就不能形成命運共同體認知。這樣,學生既能聽得懂,又能聽得進去,從而加深理解習近平總書記的思想,思政課的親和力也就有了。

  事實上,習總書記的講話和文章,都是用平易近人的語言講出了非常深刻的道理;習近平總書記3·18座談會講話,就是一堂非常生動、非常有親和力的思政課。
钱宝 北京时时赛车违法吗 3d二码走势图 澳门快三怎么买大小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 湖南快乐十分推荐计划 2019生肖号码波色表图 北京pk计划软件破解 时时彩为什么改为20分钟 青海西宁快三下载 北京快3助手下载安装